《楼心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第四章 九月霜寒

发布时间:2020-01-05 11:01:38   来源:网络 关键词:楼心月免费阅读全文

楼心月免费阅读全文

《楼心月》是由【琴瑟工作室】撰写的一部小说。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第四章 九月霜寒



更多章节请关注WX公众号:163文学。公众号ID:i163wx。关注后回复书名:楼心月

立春楼的夜晚总是繁华绚丽,各色美女穿行游走,楼上楼下,皆是大红的色调,不嫌艳俗,极艳则不俗。夏舞痴迷于红艳的颜色,那些红色总像是一种诱惑,让她执着的往下跳。

今夜,这华丽的地方则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意味。

夏舞使劲的蹬了蹬腿,最后还是无奈的放弃了,她歪着脖子躺在厚厚的被褥上,觉得自己像是待宰的羊羔——死期近了。环视这间房,红色的帘幔,红色的蜡烛,红色的帐子,红色的……对,还有这一床喜被。为什么是喜被?那就要慢慢道来。

那日回来,本以为相安无事,她也就躺下给自己好好补了个觉。谁知道她一觉醒来,就被硬拉着去前堂,要知道这地方她从来不会去的。夏舞知道事情不妙,也知道自己总有这么一天,但她还是拼了命的挣扎,死活不肯。结果是被两个小她两岁的婢女,脚不沾地的抬到了前头。到了堂上,她抬头一看就傻眼了,那哪是逼良为娼,明明就是明媒正娶了。可对她来说,嫁人和卖身,完全没有区别。所以她怨恨的目光一扫,就扫到了她从小到大的“相公”——胖子葛竹儒。夏舞差点翻白眼晕过去,她镇定了下,随即目光凌厉,浑身充满了杀气。

她被抬到凳子上坐下,一抬下巴,冲着葛竹儒身旁的老者打招呼:“老先生好。”说完这句,老者的脸立刻黑的不能再黑。

老鸨在一旁赔笑:“呵呵,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她清清嗓子,“这位……”她伸手正对夏舞,“我就不介绍了,正是我们楼里未出阁的姑娘——夏舞。而这位,”她的手又转向老者,“正是葛公子的父亲——葛庆寿老爷。今天葛老爷和葛公子来我们立春楼,就只为了一件事,想来夏舞也知道了,我们请你来,就是问问你意下如何?”

夏舞面上端庄矜持,内里其实已经骂了千万遍了,她扬起嘴角:“不同意!”

老鸨一惊,葛庆寿一拍桌,葛竹儒眼泪狂流,飞奔而走,后边几个家丁拼了吃奶的力都拉不住,看的夏舞直咋舌。眼看气温急降,老鸨面上过不去,一下就把葛庆寿又按了下去。夏舞又瞪大了眼,没想到老鸨也有这力气。葛庆寿欲发作,老鸨连命几个漂亮的花姬上来捶背揉腰,伺候的他好不舒服,他才咳嗽两声作罢。

这时,老鸨的口才又派上了用场,她舌灿莲花、口若悬河、无所不用之极,说的葛庆寿由不悦转为满足转为欣喜又转为狂喜,说的他点头如捣蒜,笑声九天闻啊。很可惜,老鸨取悦的总归是葛老爷而不是夏舞。只见夏舞猛地站起,单手一拍,桌上所有的酒杯一跳,再加上一句冷的透骨的话:“除非我死,否则别想我嫁。”

葛庆寿的表情变得极为难看,戴着玉扳指的手捏的瓷杯吱吱作响。老鸨给吓得没了主意,见惯了大场面的她也被夏舞一句给呛得没了声。夏舞冷冷的扫视在场的人一眼,转身离开。身后当啷一声响,场面顿时混乱,夏舞唯恐避之不及的抱着头猫着腰一溜烟离开了立春楼。

没想到这之后,葛庆寿没来纠缠,听说是葛竹儒把自己闷在房里不出来,怎么劝也没门,还声称要是把夏舞绑来他就先自杀。夏舞听了之后颇为感动,但碍着他那体形和脸实在是狠不下心答应。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之后,葛庆寿恼了。

起初夏舞也没当一回事,继续每天热热闹闹的过日子。可当有一天……

那日夏舞正在闺房里绣花,她难得如此乖巧,其实是又做错了事被罚了。她有一针没一针的穿过来刺过去,正当这时,楼下一阵骚动,女人们纷纷尖叫着跑上了楼。夏舞好奇的推开门,实际上就是如此恰到好处,就在她推开门的一刹那,她被人牢牢地按在了地上,她自己还愣愣的没回过神。等她抬头,两个人影已经跨了进来,在她头上乌云般的压着。为首的一个夏舞没见过,但后头一个,夏舞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正是葛竹儒的爹葛庆寿。

葛庆寿阴狠的眼神死死地盯住地上的夏舞,夏舞浑身一个寒战,有些不明所以。只听葛庆寿在那人的耳边说到:“大人,这女子如何?是否合大人口味?”

那个像是当官的人点头:“不错不错,很是芳姿动人,嗯~漂亮!”

葛庆寿讨好般的勾起笑:“那大人留着受用岂不更好?”

当官的为难了一下:“这个……买下初夜,费用不浅呐……”

葛庆寿立刻肃然:“这您不用担心,一切包在我身上。”夏舞真想吐他两口唾沫,葛庆寿大仇得报似的沾沾自喜,又问那人:“那……大人以为,如何?”

“准!”当官的一挥袖,笑的眼睛都合在了一起,“多亏小老弟,今日能有如此佳人,定当痛饮三杯。来,请!”

葛庆寿诚惶诚恐的弯腰鞠躬:“哪里哪里,还是大人先请!”两人礼让一番,先后下去了。

夏舞张嘴想痛骂,没想到刚一张口就被塞了块布,她想吐出来,谁知道那人塞到了喉咙里,弄的她一动就想干呕。那些按住她的人,似乎都是捕快,穿着平民的衣服,两个按住她手脚,一个取来个麻绳,手脚俐落的将她五花大绑了。

事实经过就是如此,现在她被锁在这个房间里,一动都不能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夏舞在房内放弃了挣扎,已经是一心求死状态。想着自己待会就要掉进老头子的狼口里,心里后悔还不如就嫁了那只肥头肥脑的葛竹儒,至少人家还是真心的。现在悔不当初也是来不及了,夏舞不禁流下了眼泪,牙齿咬的吱吱响,想着待会儿不成功便成仁,要死也要拣个垫背的。

灯火通明的门外,映照繁华世界,夏舞舍不得的不是繁华三千,而是东篱茅屋下淡淡花香。她还未找到那个良人,命运却要把她推向终结,她常听外头人说老天不公,这下她算是深切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了。心里嘟嘟囔囔的骂着老天,体会着身上无一不疼的半挺尸状态,夏舞房前的门被敲响了。

她眨巴眨巴眼睛,好奇会是谁来了。一个娇娇弱弱的声音低低的说:“夏姐姐,妈妈吩咐我来给你送吃的。”话落,小叶穿着一身翠绿推门而进。守门的两个人很快就把门关上,她走到桌子旁边放下手里的食盒,回头看看门口,确定没什么动静,就立刻上前开始解夏舞的绳子。

夏舞不明所以,但知道小叶是来救她的,也就乖乖躺着不动。小叶解开绳子,扶起夏舞,夏舞活动着手腕和双脚,哀叹一声:“痛死了……”

“夏姐姐,我喂你吃饭,你再等等,大人就来了。”小叶接着她的话高声喊,一边对夏舞比出了噤声的手势,夏舞忙捂住嘴巴。小叶对她笑笑,悄声说:“姐姐快点吃饭吧,吃完了我再给你绑上。”

夏舞压低声音问:“怎么还要绑上啊?”

“不是真绑,我就松松的绕几圈,打个活结。”小叶帮她揉搓手脚,减轻些压迫造成的疼痛。

“里面悉悉索索的干什么呢?还不快点?!”门外有个人喊道。

小叶急忙应道:“哎,拿盒子呢,快的快的。”说着就起来打开盒子,把饭菜一一摆上,挥手招呼夏舞过去。夏舞坐到桌子边,拿起碗筷就急冲冲的扒饭,饿的像是十几天没吃了。小叶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怕她噎着,倒了杯水放边上,轻道:“慢点吃。”

很快一碗饭就被吃了个精光,夏舞端起茶杯一口喝干了又自己上手倒了一杯,还是底朝天。小叶收拾好碗筷,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慌慌张张的递给她,示意她快看。夏舞将信将疑的拆开口子,拿出两张薄薄的宣纸来,上头写着几句话:

舞儿

今日大劫,瑾姑姑知你无法脱身,因拖小叶将此信给你。今次来此的人不是一般俗人,乃是县官老爷。他已用一百两买下你初夜,妈妈这方已是无法可想。姑姑知你必宁死不从,所幸尚为时不晚。姑姑有一计,此计若是施行,怕你从此再也回不得立春楼,望你三思后行。今夜二更,会有人于楼下接应,你只待漏声响,就从窗外跃出,莫怕追兵。此人会带你到一处万全之地,望保重。

瑾姬亲笔

夏舞越看越伤心,眼泪扑簌簌的掉出来。小叶匆忙拿出手帕替她拭泪,夏舞忍住抽噎,冲她点点头以示谢意。小叶淡淡一笑,拿起信封又塞进袖中,扶着她回到床上,拿起麻绳三下五除二就绑的与原先一模一样。夏舞诧异她还有这手段,小叶眨眨眼,给她系上个松松垮垮的蝴蝶结,拍拍手算是完工了。接着,她又拎着食盒开门走了出去,门口的守卫往里瞧了一眼,没有疑心,就关上了门。



更多章节请关注WX公众号:163文学。公众号ID:i163wx。关注后回复书名:楼心月



更多楼心月章节摘要:

第六章 睛好不好

夏舞在嵩青家住的舒服,房间是单独辟出来的,嵩秀才反倒睡在了外面。她一个人独占了整间房,房间收拾的极其干净,窗外还种了野菊花,秀才在...《楼心月》作者:琴瑟工作室

第二十章 去南京

于是,夏舞,戈兰和崖勒,嵩青他们四人商议决定去南京,他们四人称自己为黄金组合。但是在他们准备去南京之前,葛庆寿对他们穷追不舍,和魏...《楼心月》作者:琴瑟工作室

第一章 豆蔻未开

夏季的炎炎烈日灼烧大地,知了死命的叫,让人在睡梦里也能无故烦躁的厉害。立春楼的大小姑娘都懒懒的坐在树荫下或是井边,悠悠的打着扇子有...《楼心月》作者:琴瑟工作室

第十四章 碰巧

魏辽谦打发人在半路上拦住了夏舞的去路。夏舞没曾想到方才赶走一个葛竹儒,又来了一个更难办的。这个魏辽谦她自然是认识得,好似这京都无人...《楼心月》作者:琴瑟工作室

《楼心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第十四章 碰巧】免费阅读,作者:琴瑟工作室。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