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有什么超虐的小说推荐?作者:盐选推荐

发布时间:2020-02-15 18:00:40   来源:网络 关键词:小说推荐

她,名动京城,高贵得体却也卑贱如泥。他,玩世不恭,年少功成却身处危机。几个年轻女子因各种变故沦落红尘,挣扎在政治与情网交织当中如何才能博得一条活路?一本万艳书为你娓娓道来。

引子 媚儿杀

顾万蚁,女,十四岁。

「又是个臭丫头片子!」

一听到这句话,万蚁就知道全完了。

她见父亲倒提起新生儿血污未净的两条腿向外走去,婴儿发出了一串新啼。万蚁唤了声「爹」,顾不得还在产褥上喘息的娘,拔脚就追出去。

可才跑了几步,她就被绊住了——两个妹妹、一个幼弟,全拖着鼻涕把她又抓又抱,「姐,饿。」

「瞧我,忙昏了!」万蚁擦拭着两手上的血迹,摸到一小块硬邦邦的粗饼,先掰一大半塞进弟弟手里,又把剩下的囫囵递给了两个妹妹,「分着吃,别抢。」

弟妹们埋头吃起来,万蚁匆匆奔向院中。父亲弓着背站在月下,身前是一只污浊的尿桶。万蚁扑上前,拼命拉开了父亲铁钳一样的两掌,从满桶的尿水里捞出那已声息断绝的女婴。

「爹、爹,您就放过这一个吧!小妹妹她多可怜哪,在娘肚子里黑乎乎地闷了十个月,这才爬出来,您连月亮都不给她瞧一眼吗?您可行行好吧。您瞅这一头密茸茸的发,该是个多漂亮的娃娃。您和娘嫌弃她,我来喂成不成?这么个小东西,每日里几勺米汤也就打发了,不费多少。我的爹,您留她一条命,我养活她!」

万蚁发狂地拍打着已经被溺死的妹妹,仿佛只要不停歇地拍下去,就会再一次听到那嘹亮又结实的、招呼着整个人间的哭声。

但最终,她只听到了父亲的一声冷笑:「你养活她?我还不晓得拿什么养活你呢。这就和你说了吧,你娘已经和宋家大嫂商量定了,下个月就有人来相看你,替你找个前程。」

万蚁浑身一震,定在了那儿。死婴身上的血、尿水顺着她手臂阴阴地往下淌,一根脐带垂挂在半空,微微摆荡着。

半轮冷清清的白月已升起在别人家的屋顶,隔着几杈树影晒过来。万蚁披着一脊背的月光,又亮,又冰凉。

阮宝艳,女,十三岁。

宝艳的人生,被一只碗分成了两半。

薄胎,细瓷,青花碗身,碗底一口半冷的汤,汤里一片白肉。

那是朱夫人的声音,自对面清清楚楚地传来:「鞑子围城数月,连城中的野菜草根也被饥民争食一空。而今终盼来退敌大胜的一日,这一份肉羹还是我特地从诸位将士的牙缝里抠出来给你的,你挨饿了这许久,怎么,竟不吃吗?」

宝艳不说话,只一直垂首盯着这只碗。这只碗也在盯着她,是张着嘴的深渊。

「吃,」朱夫人笑起来,极度的快乐,极度的歹毒,「吃了,我就赐你一条活路,要不然,便把你一道丢进煮肉的锅里。」

宝艳慢慢抬起脸,她的脸还不及巴掌大,却足足挤满了三千诸佛、十万魔众,佛与魔就在这一张惨白如死的小小脸盘上酷烈地交战着。

交战结束时,宝艳伸出手捻起了双箸,搛起肉片送进口中。

「不准吞,嚼,给我细细地嚼,对了,就这样,就这样。别呕,呕出来可不算。咽!咽掉!咽下去!」朱夫人撑起身直逼在宝艳的头顶,低沉而狰狞地喝令。

宝艳满面的筋肉都在牵动着乱颤,数道扭曲蜿蜒的青筋迸起在她额际,她鼓动着腮帮子,艰难地一下、一下,上牙与下牙生关死结一般地摩擦。而后她拿手掩起嘴,把脖子伸了又伸,干呕,又吞掉,再干呕,再吞掉……不一会儿工夫,她已是涕泗横流、周身打战,仿似耗尽了所有才将嘴里的残渣一一吞落。

朱夫人一眨不眨地俯视着,看起来满足而又惬意,「嗤」地笑一声,「你娘若能够亲见,必当心怀告慰。果然是亲血渊源,她那座破窑就烧出这样的贱坯子来。为了条贱命,什么下贱事儿都干得出。」

她将手向后轻轻地一扬,「来人,把这小贱人送出城。」

宝艳瘫软着被拖走,被拖向朱夫人赐予她的那一条「活路」。

祝书影,女,十一岁。

这是书影最后一次无忧无虑地笑。

她一直在笑,两手里拢着一只秋蝶,裙角翻飞,绕过了屏风穿入厅堂,「爹爹!」

而后她的笑容就僵住了,只见大哥低泣着伏跪在地,大姐搂抱着小妹倚在其身后,一样是涕泪满襟,父亲则板着脸,说着些不知情由的话:「……为父曾在你们亡母灵前立誓,永不谋胶续,只一心教养孩子们成人。你们人生的每一步,为父都准备了一番谆谆教导,不承想千言万语,却只剩一句话的余地。听好了,生逢乱世,四面贼敌,身为我祝家儿孙,务必好好地挑选你们的敌人,因为恶斗到最后,谁也免不了变作敌人的样子。切记毋忘。」

随后,父亲才把目光投向了书影,他走近来蹲下,把她揽入了怀中,「影儿,你们兄妹四人,为父最不放心你。你生性高洁,若始终有高门红墙的庇护,自也是安好一生。可惜,你很快就将看见人世的真貌……」

书影两手一颤,手心里的蝶儿扑动了两下,却跌坠在地。毫无缘由地,她抽啜了起来。父亲却笑了笑,为她擦抹着乱泪,「好孩子,还记得小时候爹爹常陪你玩的捉迷藏吗?自今后,每当你受困于眼前的一切,那就闭上眼来找爹爹,别怕找不着,爹爹就藏在你眼皮儿后,就像这样子,干净欢喜地等着你,永远都在。」

父亲徐徐立起身,环顾了一遍他的子女,浩叹一声而去。一索白玉带、一袭薄罗衫,恍似一株走向凛冬的白杨。

哀声升起,自洞开的门扉,书影望见了过厅尽头,那里跪满了一地的仆役,父亲走过去,跪在最前面。相隔一张香案,一个宦官高高地伫立着,他手持一幅明黄卷轴,尖而沙的嗓音在府邸一重重的庭廊中回荡。那是很长的一段话,书影只听清了末尾的一句——

「缘坐女眷一概籍没入官,配为工乐杂户!钦此。」

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

——《圣经·新约·启示录》

凤将雏

癸巳年,八月。

顾万蚁、阮宝艳、祝书影,三人一同静立在这条流溢着脂粉香气的胡同中,沉默地彼此打量着。这是她们初次的相见,谁也无法预料到,此去经年,她们的命运将渐渐缠绕在一起,缠作一条越收越紧的绳套,落入绳套的将会有这世上最英俊、最强悍、最危险、最诡诈、拥有着至多财富与占据着至高权位的男人们,最后,还有这古老而庞大的帝国的国运。

但这一天,她们只是三个前途未卜的懵懂少女,被各自的末路一起送到这一扇紧闭的门前。

门的两边悬挂着石青底泥金板书,联句对曰:「因令朗月当庭燎,不使珠帘下玉钩。」楣上是一块五尺长的迦南香匾,匾上三个苍秀大字:怀雅堂。

门开了,探出来一个老妈子,她一说话,嘴旁边掀起好几道阴纹。「都到齐了?辛苦你们几个跑一趟,喏,这些拿去吃茶。三位姐儿,随我这边来。」

几个押人的牙婆领了赏银退下。万蚁、宝艳、书影跨过了门槛,那老妈子便把门在她们背后牢牢地关起,门扇发出了「咿呀」一声,好似哪家女子幽怨的唱叹。

三个女孩儿随着老妈子穿过了曲院回廊,便见一座家堂。近午的晴照落在堂前,花影间立着几个仆妇,正中是一位妙龄女郎。女郎穿着青绉衫儿,却是一对水粉袖子,右手的手腕上坠着一只细长锦袋,袋口微露出一小截竹箫的箫管。她的人生得丰眉秀目,笑起来一口白糯糯的细米牙,「哟,你们怎么才来?害得我好等。你们也是白姨亲自挑上的吗?」

宝艳、书影都不答话,唯有万蚁怯生生地问:「白姨是谁?」

「白姨就是白姨,」女郎的妙声洋洋盈耳,又将拴着箫袋的手向上稍稍一举,「那一天,白姨到我们院子里来相人,我们十几个姐妹站成一条线,白姨一眼就瞧上了我。她见我手上挂着这个,就问我是不是会吹短箫,我说『是』,她就让我吹奏了一曲,完了连名字也没问,光冲我一努嘴,便算是挑上了。昨儿晚上又来了个老妈妈将我验看过一番,今儿就送来了这里。你们呢?你们可也是一样?」

万蚁羞赧垂首,宝艳冷着脸不则一声,书影拧了拧眉头,把脸掉过一边。

女郎见谁也不答话,牢骚道:「还没出道呢,一个个倒先端起红人的架子来了。」她又蓦地里改颜,急迎上前几步,道了一个安,「白姨万福。」

一阵环佩叮当之中,白姨被一群丫鬟老妈子簇拥着自一扇软屏后飘然而来。她年纪有四十上下,体态纤秾合度,面皮如粉搓,两弯眉修得和细丝一般,一双秀目眼角微痕,笑起来更觉沁人心脾;男孩们愿在这样的眼睛里玩耍,男人们愿躺在这眼睛里过夜。

她笑微微地扫视着诸女,正身站定,言道:「我姓白,是这『怀雅堂』的掌班妈妈。照理说,不管孩子是个什么样儿,便是丑的瞎的,当妈的也得认下。但我这个当妈的可不同,我有权挑选我的孩子,而且我只选那些最漂亮、最有灵气的。瞧瞧你们这一张张小脸蛋,个个都是造物的宠儿,现在,你们是我的宠儿。」

后头有个头梳双丫髻的使女捧上了一只朱红漆盘,盘子里置着笔砚,另有一叠子红蜡笺。

「身为人母,头一件大事,自然是替孩子们取名儿。」白姨伸出两手,她手上戴着一副鞣制得薄软非常的黑色皮手套,套筒深入袖内,不露一点儿肌肤在外。她拈一张红笺,拣一支玉管细笔,先走来万蚁的面前,「当日相人的时候来去匆匆,也不得空问一问你的姓名,如今只当咱们母女俩重新厮见过罢了。孩子,你原叫什么名儿?多大了?」

万蚁把两手搓弄了几下,温暾着声音说:「我叫顾万蚁,马上满十四了。」

「万蚁?是哪两个字?」

「就是,嗯,娘说我出生那一天,屋子里爬满了好多蚂蚁,所以他们就管我叫『万蚁』,也叫『小蚂蚁』。」

「这个名儿倒有意思,不过『蚂蚁』的『蚁』说起来不雅。」白姨所戴的皮手套丝毫不影响其手指与手腕的灵活,只见她运笔如风,在红笺正中画出一个乌黑光亮的楷字,「换成这个字好不好?」

万蚁的脸窘红了,「我不识字。」

白姨解释说:「这是『涟漪』的『漪』。你长得这样甜,甜得荡人心,故此咱们就取了这个字。你可愿意呢?」

万蚁两颊上的绯色又加重了几分,她皮肤明润,颊带桃花,一张端端正正的蛋脸,一双杏核眼,眼中似酝酿着三春烟雨,软软扑在人面上。她仰望着白姨,又对那墨字看了看,「听凭您吩咐。」

白姨也开颜一笑,便又添二字,写就了「白万漪」,将红笺搁回盘中。

她又挪过两步,来在宝艳的身前,「你呢,孩子?你十几了?叫什么名儿?」

宝艳是天然浓丽的剑眉星目,尖尖的两只眼角中间拱起个陡峭高凸的鼻子,鼻梁微带些驼峰,配上一张白煞煞的尖脸盘,透出既妖冶又英武的气息。她的声音一派淡薄,吐字简捷如刀削:「十三岁。我没名儿。」

「姓呢?」

「我也没姓。」

「不打紧,反正以后你们全跟着妈妈我姓『白』。至于名字嘛,我年轻时在行院曾有过一位手帕交,相貌竟和你十分相似。她的花名叫作『小佛』,不如你就叫『佛儿』[4]吧。」白姨在嘴角蕴着一抹笑影,把手中已饱蘸了浓墨的笔锋虚悬在半空,「喜欢吗?」

宝艳的脸庞亦好似悬空在一座万丈陡崖之上,脸上的所有表情随时会掉下去摔得个七零八落。但只短短片刻后,她便收敛了容色道:「不喜欢。不过随便。」

白姨的那点儿笑意晕开来,落笔道:「白佛儿。」她在第二张红笺上写就这三字,一样搁回盘中。

接下来,白姨就转目于书影,口内「啧啧」了两声:「祝书影小姐,我可真为府上感到难过极了,可宦海浮沉就是这个样儿。你在我们这儿不用改名,将来光凭着这个名字,你就是班子的活招牌;而且你乐意的话,连姓也不用改,你就还姓『祝』。」

书影形容尚小,但一双眼角飞起的丹凤眼、贵气夺人的琼瑶鼻已初露端倪,且筋肉停匀,庄严如谪仙。她端着一副远超年龄的早慧姿态,不卑不亢道:「多谢你的好意。只不过在这儿姓『祝』,我却怕辱没先人,还是入乡随俗为好。你们姓什么,我就姓什么。」

白姨又露出了那种蔼然可亲的笑容,「既你这么说,那就委屈你了。你今年整十一,对吧?」她拿起第三张红笺,濡墨写下了「白书影」。

立在最末的便是那青裳粉袖、手系短箫的女郎,她机灵一笑,「我叫崔玉怜,啊不,白玉怜!」

白姨一面誊写,一面低眉笑说:「得有二十年了,能从二等班子跃上一等的,除了龙家班的龙雨竹,就是你。」

「那还不全靠白姨抬举?」

「还叫我白姨?」

玉怜立即改口道:「妈妈!」

白姨笑着点了点眼皮子,把新写就的红笺也一并放入了盘内,唤了声:「小婵。」

那捧盘的使女答应着「是」,就退身将漆盘连同里面的四张名笺呈在堂上的一尊七宝神像之前。神像盘马提刀,美须髯,一对赤红的眼珠子,两道雪白眉毛。

「这是白眉上神,名讳『伶伦』,是黄帝的乐官,一概身隶乐籍之人都将这位奉为祖师爷。你们同我一起拜过。」

一班下人往神台端上了三献五供,又往青砖地上铺好了五个拜垫。白姨在前头跪下,又令四女一并在身后跪倒,「白眉爷爷在上,信女白氏在此率养女白玉怜、白万漪、白佛儿、白书影,虔诚祷告。求爷爷眷顾,保佑我白门女儿个个千人喜万人爱,我白家班日日贵客阗门,夜夜冠盖云集。」

说完这一串,白姨又闭目喃喃了数语,纳头四拜。女孩儿们亦随之一一参拜,满堂里只听得见钗环簪珥的碎响。礼毕,各人整衣起立。白姨不由得笑靥满开道:「这一拜之后,你们就都是我白家的女儿,是彼此的姐妹。既做了姐妹,须得叙一叙长幼。玉怜十五岁,是大姐;万漪十四,居次;佛儿十三,再次;书影十一岁,就是你们的小妹。你们四个人过去的种种就譬如昨日死,将来的种种就譬如今日生。曾经是贫家碧玉还是官宦千金都无关紧要,自这一刻起,你们就只有一个相同的身份:小班倌人。」

白姨的眼光自四女神色各异的面上逡巡而过,「倘若用大白话说,就是顶顶上等的妓女。」

话音甫落,便听见有人「嗤」的一声。白姨凝目望去,「佛儿,你笑什么?」

片刻之前的阮宝艳、当下的白佛儿乜斜着神堂一角,语带挖苦:「纵然是好人家女儿,也得处处受男人的压迫,先天就低人一等,妓女那就更是低贱中的低贱,竟在前头加上『顶顶上等』一说,可不是惹人笑掉大牙?」

白姨不以为意道:「一样做妻子,叫花子的妻子就是叫花婆,皇帝的妻子就是皇后娘娘,妓女是『万人妻』,当然也分三六九等。就说这北京城,最下等的妓院全扎堆在东城根的『窑子街』,那儿的妓女被贬为『咸肉』,客人也是清一色的贩夫走卒。而你们眼下所在,则是京城香名鼎鼎的『槐花胡同』,胡同里现有三十六家一等小班,小班的妓女称『倌人』。倌人的堂上贵客,非权势煊赫或家资巨万者,莫能为之。」

佛儿仍只是嗤笑不已,「正是这话呢。『叫花婆』也好,『皇后娘娘』也好,都是男人的妻子。且管被叫作『咸肉』还是『倌人』,对着窑子街的穷酸鬼,还是槐花胡同的金马客,不过也都是充当男子们的玩物。反正女人合该就围着男人团团转。」

白姨将手抚了抚自己的嘴角,被紧裹在皮手套里的几根黑色手指映着她染得鲜红的嘴唇,显得既怪诞又妖媚,「你说得原不错,上下几千年,女人总围着男人团团转,为此才见房夫人饮毒酒、王宝钏守寒窑、荀采投环……一个个女人为男人吃醋、为男人守节、为男人自尽。但在这儿,你会看见些不一样的,你会看见每一名红倌人都被不同的客人包围着,这些男人为了她斗富争风,就好像三妻四妾出尽百宝去讨好她们的丈夫。」

佛儿面色稍改,「几个男人围着一个女人转?我不信,哪里有这种蠢货?」

白姨天衣无缝的笑面之上终是浮起了一丝嘲弄,「可别当这些客人蠢,我才说了,他们不是高官就是豪富,全都是把其他男人踩在脚底下的狠角色,一个比一个精明冷酷。而你们猜一猜,有多少这样的男人,就在这条胡同里,被倌人们玩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四个女孩儿都凝神聆听,尤其是佛儿,她一扫之前满面的不屑,圆睁起一双冷丽的眼眸道:「女人真可以反过来玩弄男人?」

白姨也目视着她,一如全能的神祇俯瞰着无知的凡人,「天下之大,唯有在这槐花胡同里,女人不用白白遭受男人的玩弄,而可以名正言顺地玩弄男人。这个游戏好玩极了,有时候会有点儿残忍,但还是好玩极了。」

一直缩在佛儿身后的万漪面露不解,重复了一句:「您说——游戏?」

白姨瞄了她一眼,轻摆着肩梢与腰肢,仪态万方,载笑载言:「为了赢得这个游戏,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你们要学习各种技艺,唱曲练舞、操琴弄箫。不过这些都没那么要紧,顶要紧的是,你们得学习怎样以卑贱已极的娼妓之身令最高贵的一群男人俯首称臣,怎样用微不足道的一点儿微笑和眼泪去骗取他们在生死场里拼命搏来的一切:权力、金钱、名望……孩子们,你们想要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吗?」这一回插话的是玉怜,声调听起来又入迷又兴奋。

白姨笑哼一声:「只除了一样。我须在头一天就警告你们,你们都将成为贩卖情爱的女人,但你们唯一不可以沾染的,连想都别去想一下的,就是情爱。」瞬时间,她那洋溢着笑容的脸孔像被抽干了似的,变得干瘪而阴冷,「一时一刻也别走了神,情场就是沙场,情爱是剑,也是盾。若你们犯傻到把剑和盾全交进敌人的手里,就是有着樊素、小蛮的美貌,薛涛、苏小的才华,你们也必将抱着自己的美貌和才华,死于心碎。」

其他人都被白姨的话语震慑住了,独独书影毫无反应,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没听懂。白姨倒也不大留意,只把目光从小女孩低垂的脸上一掠而过,优美的微笑就重新在她两腮上绽放开来,「成千上万的倌人都这么过来的,要么击败男人,要么被男人击败,只有一位在游戏里既没赢也没输,她与男人盟约和平,修好百年。你们也来沾一点儿福泽,拜一拜吧。」

诸女这才注意到,就在白眉大仙的金身侧首另供着一张青绿小像,画像上是一位绝代佳人,神情又似是淹然百媚,又似是雍容大雅,她臂怀间拢着一只白色波斯猫,眼眉间则笼着浅淡的笑意与深深的神秘。几缕浮光自菱花窗棂漏进来,如情郎长长的指尖,轻抚着她的脸儿身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