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小说:怎么把斗破苍穹吹成世界名著的程度?作者:方鸿渐

发布时间:2020-02-19 14:00:26   来源:网络 关键词:斗破苍穹小说
“斗之力,三段!”
  望着测验魔石碑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个大字,少年面无表情,唇角有着一抹自嘲,紧握的手掌,因为大力,而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天蚕土豆在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永远无法知晓它会给二十一世纪文学带来怎样的变化,会让多少后来者,哪怕同样也是天才、伟大的作家都为这段开篇的描写与叙述感到愕然而惊叹。这段文字把读者带进了《斗破苍穹》这部奇妙的小说——无论是把《斗破苍穹》视为网络小说还是玄幻小说,我们都只能说它是一部小说,一部划时代的名著小说。而它的作者天蚕土豆则被后世誉为“二十一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作家,玄幻现实主义文学的开山巨匠。”

卡夫卡说他在写《变形计》之前,自己躺在床上想象自己变成一只甲虫,借此而获得创作的灵感。无独有偶,列夫托尔斯泰在写安娜卡列尼娜卧轨自杀时,就曾亲自躺在生满铁锈的轨道上,在看见迎面而来的列车时,他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颤抖,一种名为“求生意志”的原始冲动,这一经历被他写进马德里手记里面,后来在十月革命的浪潮中被焚毁,仅有为数不多的副本流传于世。由此可见,文学作品的深度往往取决于作者本人内心的真实感受。在《斗破苍穹》的开头一段,作者以其独特的文笔描写了一名来自异世界的倔强少年,因实力低微而感到耻辱,因碌碌无为而感到羞愧,遭遇了残酷的现实之后,表面上不卑不亢,只自嘲以对,却在暗地里“握掌自残”,一方面表现出了强烈的戏剧效果,以及情节张力,另一方面则揭示了底层人民不屈不挠的生存抗争,在赞颂阶级斗争之伟大的同时,也对唯利主义者的丑恶嘴脸予以唾弃。

在二十一世纪的文学创作中,现实主义的复杂性往往会使作者们焦头烂额,但恰恰是这种复杂性成为了现实主义立足于天下的根本。

少年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同龄人身上扫过,少年嘴角的自嘲,似乎变得更加苦涩了。
  “这些人,都如此刻薄势力吗?或许是因为三年前他们曾经在自己面前露出过最谦卑的笑容,所以,如今想要讨还回去吧…”苦涩的一笑,萧炎落寞的转身,安静的回到了队伍的最后一排,孤单的身影,与周围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这是《斗破苍穹》中相当具有“社会意义”的叙述,它揭示了萧家如同人类社会无处不在的刻薄与势利。可在天蚕土豆的笔下,他完全有意疏忽其“社会批判意义”,只当作是人物塑造的素材来描写小人物的浅薄。而且作家在这里并未在此过多地着墨,只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决不有意地赋予故事寓意。也就是说,作者在写作过程中始终秉持着“人物的意义大于社会历史的意义”的文学态度。

有人说,现实主义在当代中国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我觉得未必。自有《诗经》以来,现实主义的种子在此埋下,几千年的封建文化成为了其生长的土壤,而在封建制度土崩瓦解之后,它便开始立根于社会主义制度,汲取存活以及生长的养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魔幻现实主义的火炬在马尔克斯手中点亮,照耀了整个现实主义文学的世界,后来中国的莫言从中取得启示,创作出了《红高粱》《生死疲劳》等。在以往的现实主义写作中为了保持固有真实生活表面逻辑而摒弃了创作者在现实基础上的特殊臆想,而魔幻现实主义的出现则改变了这一观念,作者不必再遵循古老陈旧的真实,不必再坚守繁琐冗杂的基本规则,而去追求虚无与存在完美结合的一种状态,即“不存在的真实”。

然而魔幻现实主义的写作并未彻底抛弃旧时代的残余,依旧保留了大量的条条框框,为了追求真实而抵制真实,实在是不利于现实主义的发展。而在网络信息时代的发展,各类思想的激烈冲撞,产生了玄幻小说这样一种文体,主要特征为其世界观完全架空于现实,彻底抛弃了表面上的真实,追求故事的完整以及文笔上的飘逸,《斗破苍穹》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但如果《斗破苍穹》仅仅是一部玄幻小说的话,相必不会引发如此之大的争议,喜欢它的人奉之为玄幻现实主义的圭臬,讨厌它的人弃之为小白文中的垃圾。即使如此,也掩盖不了一个事实——

《斗破苍穹》因著名而受到争议,而非因受到争议而著名。

玄幻现实主义文学作为一种新生的文学流派,自然有其鲜活的生命力,自《斗破苍穹》这一著作问世以来,无数的读者为之昼夜拜读,争先下载,互相传阅,一时间竟然造成了“移动流量贵”这一奇怪现象,后来读者们因不堪购买流量而引起的负债压力,纷纷上街游行示威,反对电子通讯行业垄断经营,逼迫国家资本让利,这就是“流量革命”的由来

未完,待续。有空接着吹。


本人声明,以上内容只作调侃之用,不包含一丝一毫针对原著作者的恶意。

这提问本身就有引战的成分,先前有人邀请我,当时只有寥寥几个回答,没怎么注意,想不到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变得这么火。主要是有些回答实在是让我看不下去了,逼不得已才来凑这热闹。

粗略看了下其他人的回答,大多数都只是把斗破苍穹的梗拉出来鞭尸,严重脱离了题目要求,更有些阴阳怪气的答主连题目都不看直接开喷,简直斯文扫地,难看至极。

首先要弄清楚严肃文学与通俗文学之间的界限,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严肃文学的标准强加于通俗文学身上,显然是愚蠢而且狭隘的,就好比文盲在嘲笑一名小学老师教不好高中课程键盘侠在讥讽一名普通士兵指挥不了列宁格勒保卫战那样的战役,病人质问医生为何不提供殡葬服务,这TM说的不是废话啊,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工作与责任,人家写本小说赚钱养家糊口,倒成了你秀优越感的工具了?

严肃文学有严肃文学的责任,通俗文学有通俗文学的作用,两者互不干涉,各司其职,这才是文学创作发展的正确道路。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严肃文学,那是可悲的,如果一个国家只有严肃文学,那就不仅仅是可悲,而且还是可怕的。

说句不客气的话,大多数人连什么叫做文学都搞不清,只知道跟着声音大的人踩或捧而已。

答案最终还是被人踩到底了,大家如果在看完之后觉得还算过得去的,不妨点赞感谢加收藏,算是对我一些看法的认可吧。


8.28 更新

如果说经典文学是药,那网络小说就是快餐。

我们评价一份快餐,通常是在说它“好不好吃,卫不卫生”,而不是说它“能不能治病”。

众所周知,人病了就应该去看医生吃药,而不是怒气冲冲地跑到快餐店去找老板争论“快餐到底能不能治病”,老板自然会告诉你,只有傻子才会认为吃快餐能治病。然后你又怒了,觉得老板是在欺骗消费者,于是就煽动店里的其他顾客一起到街上去闹。

聪明的顾客自然不会听你唆使,但总会有几个脑子不好使的跟着你起哄。然而,那些跟着起哄的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开始吃快餐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而不是想着去治病。

至于如何评价一种药物,呵,我觉得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个资格和能力。

这也是”知乎文学评论家”们始终不肯承认的一个事实——文学评论是有门槛的。没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不要说是发表意见,就连看不看得明白都是个问题。

参考文献:

[1]赵辛楣.网络文学史[M].三闾大学出版社

[2]董斜川.评论家的自我修养[N].旧青年报.1937-10-25(10)

[3]褚慎明.杠精是怎样炼成的[M].新文艺出版社

[4]曹元朗.抖机灵的十大要素[M].月亮出版社


收藏量涨了好多,关注数却停滞不前,各位大佬点下关注吧,这波不亏的。

其他高质量回答:

如何看待《地球上最后的夜晚》首映后被观众批评的口碑风波?


如何用王家卫的方式写《斗破苍穹》?

更多回复:

知乎网友知乎用户:

在书上加个腰封,写上

印刷数超过圣经

每个中国人都应该阅读


知乎网友伽蓝白夜GaraNakt:

改编为江苏省语文高考阅读理解题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