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写小说:写小说容易卡文怎么样办?作者:秋倏

发布时间:2020-02-21 06:00:21   来源:网络 关键词:怎样写小说

一是懒。

二是写了之后不满意。

三是写了满意的情节之后,重做系统,然后消失了。

四是女友说我佛系,说我高冷,让我离开她。

五是工作上出现危机。

六是身体不舒服。

七是公众号被人举报,感到了森森寒意。

八是卡文了。


卡文的原因是我没有大纲。


一个大佬告诉我,翻看以前的文章,会有灵感,我听他的,翻看以前的东西,觉得写的特别垃圾。


我确实卡文了,电脑重做系统,故事内容也消失了,消失就消失吧,反正内容我也不太满意。


我不得不开始重新构思情节,设想了好几种情节,和一朋友讲了,他说以后你写东西别给我看了,看了添堵,为啥要这么虐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

他说,你想啥?你逻辑性本来就不强,写东西漏洞百出,为啥不让你的读者看你的东西感到愉快呢?


我总觉得我写的东西,应该稍有一点内涵。

他又笑了,嘲讽的那种笑,问他笑啥,他又不说。

我有些郁闷,继续逃避现实,工作,抖音,游戏,电影。

我总把自己弄的特别疲惫,借此逃避让我崩溃的现实。

我想写东西,可我究竟要写什么?

这种状态好不难受。

我看武林外传,有一情节触动了我。

莫小贝上私塾,顽劣成性,朱老夫子家访,大骂前朝吕知府的无用孙子吕轻侯,说他百无一用。

吕轻侯怒不可遏要跳井自尽。老白用激将法,让秀才萌生出写小说的想法。

经过一些列闹剧,秀才恍然大悟,认清了自己,他说:我写小说,不是因为我想流芳千古,更不是为了名利,能流芳千古的人太多,根本不是我这样的,我写小说,是因为我有想要倾诉的欲望。


这应该是宁财神自己的想法,他不过借秀才之口罢了。

写作的初衷是什么呢?我总说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可我总莫名其妙地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写。

起初,只是有一种想要倾诉的欲望。

我朋友和我说,他有一堆烦心的破事,压的他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找朋友撸串喝酒,喝了一宿,第二天感觉自己轻松极了。

他说,人都需要倾诉。

我也需要倾诉,不过我是不喜欢喝酒那种倾诉,那样并不会让我放松。我一直喜欢的倾诉方式,就是写作。

不知从何时起,写作突然有了功利性。

大家喜欢看我写的东西,我能让大家认可,我这样写,他们会不会反感?

我总这样纠结。

时间长了,写作成了一种苦差。

以前,面对空白文档,总是文思泉涌,倚马可待。如今呢,总是思想越来越长,文章越来越短。

不仅卡文,甚至厌烦了写作的界面。

2

卡文之后怎么办?

标准答案是:

一,整理以前写过的东西。

二,看一本完全陌生的书。

三,去咖啡馆静坐。

四,坐公交发呆。


写作其实是一种吸收和释放的过程,吸收经验学识释放自己的思想。

可这些对我没我用。

我纯粹是自己心态有问题。

当写作带有功利性,我便被“写作”束缚了。

于是,大约一周左右,我啥也不写。就让脑子放空,胡思乱想。

但没有效果。

哲学有个词,叫做矛盾,矛盾无处不在。我也矛盾,我的矛盾是:一方面想要倾诉,一方面又厌烦,倾诉的欲望因功利的抵触而得不到满足。

我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法。

在日记里胡言乱语,记录当天发生的事情。反正我想倾诉,漫无目的的对自己倾诉,也是一种倾诉。

这样又过了一周。

依旧没有什么效果。

自己对自己说的话,不叫倾诉,叫自我碎碎念。

于是,我又想到了一个方法……

给“朋友写信”。

这方法不错,却困难重重。

3

像我这个年纪,同事大多低头不见抬头见,朋友也几乎都在本地,同学虽然五湖四海都有,但碍于日后同学会还要装作自己过得很好,因此,不能向他们写信诉苦,更不能突然文艺一下。


原因很简单。


文艺在这些年的演变过程中,已经失去了他本来的含义,成了一种矫情的代名词。


所以,我没法不怎么联系的同学写信的,一是尴尬,二是更尴尬,写给同性还好,顶多被扣上文艺的帽子,日后成了人讨论的话题。写给女同学,她老公不得坐飞机过来找我拼命啊?

给同事就更不需要了。

文艺,在这个时代,在我所在的圈子不太受待见,真的。


所以,我不可能给他们写。

那么, 我写给谁?

4


对于书信,我真的没什么印象,倒是电影里,经常瞧见:年逾花甲的老人,在烛光下,笔走龙蛇,写好内容,将信合在一起,捏上一块印泥,浇在页码两端。那究竟是不是印泥,我却一点也不知道,总觉得这景象很有意思。


年少无知时,看过一本书,叫《少年维特之烦恼》:书里大约介绍了一下歌德所处年代,通信的方式。


德国人用羽毛笔,沾墨水,写完便笺,上面撒上一层细沙,这样便能将墨水吸干,作者借维特之口吐槽过这种习惯,他说:绿蒂给他回信,他总忍不住亲信上的文字,每一次都能亲到一嘴沙子。



这种古老的写信方式,似乎随着“文明”的进程,渐渐消失了。


有一年,一朋友发贺卡,问我是否想要。


我连忙告诉他地址、邮编,生怕有什么错漏。


他上面写了好多话,又将信件寄出,可我却一直没有收到。


这成了遗憾。



和一朋友聊天,我说我他写封给他,他笑了,说:我家附近的邮筒,早就拆了。


科技发展,外卖盛行,别说吃个火锅,就算一片药,也有人给你送来,偏偏一封简单的信,却好像很难送出去——也许也很少有人想要写信。当然,信件可以走快递,但那好像失去信件原本的味道。

更多回复:

知乎网友清楼:

主线卡了开支线

支线卡了回主线

你可懂?


知乎网友得了吧:

我的办法叫“曲线救场”。

首先不管你写一本怎么样的小说,把所有用到的角色名都记在本子上。


卡文了,不管是什么文把主角往“死”里写。

打斗就打半残或者几乎全残。

商战就几个公司一致对付主角。

古文后宫之类的反正就使劲逼主角。


写到这几乎一团乱了吧,读者也就笑着看你怎么圆。

然后你去翻记事本,把哪个角色能来救场就写哪个。

把心酸历程写进去,齐活了。呸,棋活了。


知乎网友洒家初出茅庐:

如果你想盖一座高楼而不塌,第一件事是做什么?

打好地基?

画好图纸?

都不是。

第一件事是,学好建筑学,不然连图纸都不会画。


知乎网友洒家初出茅庐:

如果你想盖一座高楼而不塌,第一件事是做什么?

打好地基?

画好图纸?

都不是。

第一件事是,学好建筑学,不然连图纸都不会画。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