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三少全部小说:从金庸到唐家三少,是否代表着娱乐小说的退步?作者:林欢

发布时间:2020-02-21 14:00:17   来源:网络 关键词:唐家三少全部小说
这个问题让我有好多想说的东西,头绪很多,想到什么说什么,姑妄言之。

【以YY为主的娱乐大众的消遣性文学作品,也就是纯粹的商业写作。】题主这句话大有讨论的余地。

YY,也就是意淫。我比较好奇有那些小说戏剧不是YY出来的?难道所谓纯文学都是纪实?【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鲲鹏这玩意儿说是庄周老先生YY出来的也可以吧。鲁迅的《故事新编》难道不是在YY?

以娱乐大众,迎合大众而言,四百年前英伦大陆的莎翁,他编写的剧本,似乎也是为了迎合大众在剧院里演出的吧。
“人们 都称莎士比亚为‘文学家’,他在天堂里听了恐怕要发笑的。不错,他也曾想做文学家,但那是他在写诗的时候,而他的主要作品是剧本,而写剧则只是为了谋生。 他是一个职业演员,只因自己所属的戏班子需要有新剧本上演,所以他才在演剧之外,又来动手编剧的。”(王佐良《读莎士比亚随想录》)

莎士比亚写剧本,与金庸写小说,其动机,性质没有太大差别。

莎翁戏剧我所知甚少,不敢妄谈。单看金庸古龙,也并非一味迎合取悦读者。
金庸后期,如《连城诀》《鹿鼎记》等,迎合取悦读者的成分很少了。
【这部小说在报上刊载时,不断有读者写信来问:“《鹿鼎记》是不是别人代写的?”因为他们发觉,这与我过去的作品有很大不同。其实这当然完全是我自己写的。很感谢读者们对我的宠爱和纵容,当他们不喜欢我某一部作品或某一个段落时,就断定:“这是别人代写的。”将好评保留给我自己,将不满推给某一位心目中的“代笔人”。
《鹿鼎记》和我以前的武侠小说完全不同,那是故意的。
一个作者不应当总是重复自己的风格与形式,要尽可能的尝试一些新的创造。
有些读者不满《鹿鼎记》,为了主角韦小宝的品德,与一般的价值观念太过违反。武侠小说的读者习惯于将自己代入书中的英雄,然而韦小宝是不能代入的。在这方面,剥夺了某些读者的若干乐趣,我感到抱歉。】
时至今日,《鹿鼎记》的受众也远远不及射雕三部曲。不过金庸毕竟是《明报》的老板,读者不喜欢也还可以写下去。古龙就倒霉的多了。
  【而一部在我这一生中使我觉得最痛苦,受到的挫折最大的便是《天涯·明月·刀》。
  因为那时候我一直想“求新”、“求变”、“求突破”,我自己也不知是想突破别人还是想突破自己,可是我知道我的确突破了一样东西——我的口袋。我自己的口袋。
  在那段时候唯一被我突“破”了的东西,就是我本来还有一点“银子”可以放进去的口袋。】
《天涯明月刀》是古龙小说第一次在台湾主流大报《中国时报》连载,然而编辑认为此书“不打”“不是武侠”“观众不喜欢”而惨遭腰斩,只连载了45天。

最后说商业小说,又有哪一个作家写作不计较钱呢?纯文学作家出版小说难道不要稿费?不要版权费?
纯文学的小说就写的一定比金庸古龙张恨水张爱玲好?纯文学未必就完全不迎合读者,通俗文学商业文学未必就一定迎合读者。
小说好坏,创作者的态度,才能才是关键,而非题材,文体。

以词为例,发源于隋唐,在很长时间内,词被称为“诗余”,不能有很高的地位。
从李后主开始,历代词人逐渐自觉地向中国文学的主流靠拢,词的境界也愈转愈深,词人的精神面貌、生命意识,也逐渐与诗人趋同。(徐晋如《长相思》)

文体无高下,小说在古代中国文学上的地位比词更加不堪,几百年的时间才终于出现曹雪芹写就《红楼梦》。然而还是到了近代其价值才逐渐被认可。

我坚信网络文学会出现天才,大师。只是目前还没有,唐家三少更不是。唐三自己也承认,他的小说读者主要集中在二十岁以下的青少年,唐三的成功更多来源于他的勤奋,写得多,写的快,不断更,才华真的有限。

从金庸到唐三,大众审美,文学水准确实下降,而且是直线下降。究其原因,对文学伤害最大的绝对不是商业,而是政治。

整整50年前,华夏大地上正在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这场运动,对中国文化的伤害怎么评估都不过分,王小波在《我的师承》一文说的最好:

【道乾先生和良铮先生都曾是才华横溢的诗人,后来,因为他们杰出的文学素质和自尊,都不能写作,只能当翻译家。
……
现在的人会说,王先生和查先生都是翻译家。翻译家和著作家在文学史上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这话也对,但总要看看写的是什么样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国家的文学次序是彻底颠倒了的:末流的作品有一流的名声,一流的作品却默默无闻。最让人痛心的是,最好的作品并没有写出来。这些作品理应由查良铮先生、王道乾先生在壮年时写出来的,现在成了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了……以他们二位年轻时的抱负,晚年的余晖,在中年时如有现在的环境,写不出好作品是不可能的。可惜良铮先生、道乾先生都不在了……】

以满清文字狱之严厉,残酷,也远远不能跟本朝前30年相比。
以查良铮(穆旦)先生的品格,才华,本该写出最好的中国现代诗歌,却只能去扫牛棚扫厕所。
陈寅恪先生珍藏的书稿诗文,几近被洗劫一空。
今日无数仙侠小说的鼻祖,想象瑰丽,浩如烟海,泱泱五百万言的《蜀山剑侠传》,因为“解放”,还珠楼主被迫停止创作,不心痛吗?
这些例子太多太多。

我会庆幸孤悬海外的小岛,还有金庸古龙高阳这些先生们可以自由的写作。否则,更加让人绝望。

以大陆人才之盛,才华超过金庸高阳的,不会太多,但绝对是有的,可惜,他们不能写。

经济被破坏,短时间可以恢复。可文化被破坏,想要恢复,注定道阻且难。
不得不承认今日之中国是一个文化堕落的时代,路在何方,我实不知。更多回复:

知乎网友许野夫:
忘记从哪听来一句话,深以为然,曰:“矫枉必须过正”。
有文字以来,文学这个艺术形式的定位始终在变化,更具体地来说是从小众向大众在发展。我们如今经历的只是它宏大历史进程中的又一次变革,可能步子迈太大了有些扯着蛋,但是我们要坚信这些扯着我们蛋的东西会随风而逝,文学总会穿上合身的内裤的。
别怕,呈现在我们眼前的状况只是一次不那么尽如人意的试穿。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